logo
head-banner

抗苗勒氏管激素對婦科疾病的診斷價值

2018-11-01 14:55 來源: 中國婦產科網 作者: 劉芳媛 王運澤 瀏覽量: 8815

1.概述

近年來抗苗勒管激素(AMH)在生殖內分泌領域備受關注。AMH是由竇前卵泡及竇卵泡表達的一種糖蛋白,AMH最早可由36周的胚胎卵巢內小生長卵泡分泌合成,在青春期后達到高峰,隨著年齡的增長逐年下降,至絕經期降到低值。AMH血清水平與竇前卵泡及卵巢竇狀卵泡數量有關,由于AMH并不受月經周期的影響,故其相對于E2PFSHLH等激素來說,對評價性腺功能及診斷生殖內分泌疾病具有更為重要的臨床意義。

2.AMH對PCOS的診斷價值

大量研究發現,PCOS患者血清AMH水平顯著增高, 高于正常水平2~3倍。AMH與PCOS關系極為密切, 且血清AMH水平越高, PCOS確診率越高, 當AMH水平>10 ng/ml時, PCOS的確診率可達到97%~100%。通過研究發現, 排除年齡及BMI影響后,高水平AMH患者其月經周期、多毛癥狀、腰圍, 內分泌指標如LH、LH/FSH、SHBG、代謝性指標、IRT指標與低水平AMH患者相比均顯著性升高, 同時還認為 AMH與T和PCOM的相關性不依賴于年齡和BMI。AMH水平在不同的臨床特征分析中發現存在顯著性差異, 并且其水平的升高與發生脂質代謝紊亂、IR的風險增高有關,說明外周血AMH水平的異常能更加體現出PCOS患者內分泌及脂質代謝的紊亂。有相關的基礎實驗顯示, AMH能抑制PCOS患者卵泡顆粒細胞芳香化酶RNA的表達, 使雄激素向雌激素的轉變減少, 從而導致卵泡局部的雄激素水平升高, 且雄激素能增加卵泡膜細胞和顆粒細胞的數量, 而PCOS患者單個卵泡顆粒細胞產生AMH增多, 因此AMH與雄激素水平有明顯的正相關。 對于PCOS患者中低AMH人群, 需盡早采取干預措施, 改變生活方式, 密切隨訪, 以降低遠期發生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風險。

3.AMH對卵巢儲備功能的診斷價值

有研究發現,AMH水平和患者卵巢儲備功能存在密切聯系, 臨床可將其作為預測患者卵巢儲備功能的重要因子。同時,卵泡液、血清AMH蛋白表達與顆粒細胞AMH mRNA的相對含量和卵巢反應性存在一定關聯, 卵巢低反應和正常反應相比有顯著差異, 說明AMH水平和卵巢反應性有關, 臨床可將其作為病情預測重要因子。一項基礎研究發現,AMH屬于卵巢特異生長型因子, 為轉化生長因子β家族成員之一, 竇卵泡、竇前卵泡是其主要表達部位, 且此類物質能夠微觀調控卵母細胞的成熟和分化, 對生殖過程多個環節產生影響, 可于卵巢局部起到特異自分泌及旁分泌調節作用。Knauff等人研究顯示, 卵巢早衰人群中仍有相當一部分血清FSH水平低于診斷切點值40 IU/ml, 而血清AMH水平幾乎100%低于絕經參考濃度, 說明AMH能夠比FSH更好地區分卵巢早衰。綜上,AMH經顆粒細胞進行分泌, 于卵泡腔內釋放, 分泌量可于外周循環當中檢測, 其水平能夠預測機體卵泡池大小、女性絕經年齡、卵巢反應性和卵巢儲備功能, 有利于盡早防治不孕癥及卵巢早衰等疾病的發生。

4.AMH對子宮內膜異位癥的診斷價值

子宮內膜腺上皮細胞和基質細胞均可表達AMH及AMHRⅡ,有研究發現EMS患者的異位內膜中AMH、AMHRⅡmRNA和蛋白表達增加。EMS患者子宮內膜分泌的AMH可能不會進入血液,故血清AMH水平并不升高。EMS患者血清AMH較低,可能與EMS本身會引起患者的卵巢儲備功能下降有關。故AMH可評估卵巢功能,但并不能作為診斷EMS的指標。但有研究提出AMH可在子宮內膜異位癥的發生發展中發揮預測作用。有研究發現,卵巢巧克力囊腫會給患者卵巢的儲備功能造成不良影響, 而且這種影響與患者年齡存在密切的關聯性, 即患者年齡越大, 影響越大, 患者卵巢儲備功能越差,而通過測定AMH值對反應巧囊對卵巢的影響具有重要價值。

5.AMH在輔助生殖方面的應用價值

據相關研究,AMH在輔助生殖技術中的應用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:1評價卵泡的發育情況;2反應卵巢的儲備功能;3在控制性超排卵技術 (COH) 過程中評價卵巢的反應性;3預測妊娠結局。有研究顯示, AMH≤1.5ng/ml, AFC≤8個是卵巢低反應的較好診斷界值點, 其診斷卵巢低反應的敏感性分別為85%和78%, 特異性分別為73%和84%。在診斷卵巢高反應方面, AMH的診斷界值為≥4.3ng/ml, 敏感性為76%, 特異性為61%;AFC診斷界值為≥15個, 敏感性為70%, 特異性為78%。由此可見, 在制定個體化COH方案時, 可以將血清AMH作為預測卵巢反應的良好指標, 如結合AFC更可提高預測效能, 以減少移植取消率和降低卵巢高反應的副作用, 保證IVF-ET助孕治療的安全性和有效性。Nelson等通過回顧性分析340例ART周期發現, 活產率與AMH水平呈正相關 (AMH≤7.8 pmol/L) , 然而當AMH水平>7.8 pmol/L時則無相關性。Lehmann等研究發現, 當血清AMH低于0.47 ng/m L以下時, 繼續妊娠率顯著降低。

6.應用前景

AMH在婦科腫瘤領域的有廣泛的應用前景:1.AMH用于婦科腫瘤的檢測:⑴ AMH可以作為性腺腫瘤及生殖道畸形發育的輔助診斷標志物。⑵AMH與抑制素B聯合, 可用于卵巢顆粒細胞瘤與上皮性腫瘤及卵巢內異癥的鑒別診斷;在術后隨訪過程中, AMH也可以作為腫瘤標志物監測顆粒細胞瘤的復發。2.AMH用于婦科良性腫瘤手術損傷評價:AMH可用于盆腔手術后對卵巢損傷的短期及長期評價, 對于卵巢腫瘤手術、剔除或切除方式、電凝或縫合的止血方式以及子宮切除、輸卵管切除是否影響卵巢功能, 直接影響到婦科腫瘤患者的治療決策。3.AMH與惡性腫瘤的治療:⑴判斷藥物對性腺的毒性:對年輕接受化療的惡性腫瘤患者, 可采用AMH監測卵巢功能, 并應盡量避免選用高性腺毒性藥物, 如不可避免, 則應在治療前酌情選擇卵巢冷凍等手段以保留卵巢功能。⑵用于對惡性腫瘤患者生育功能的保留:有生育要求的患者在腫瘤治療前可以檢測AMH來評估卵巢儲備功能, 必要時可考慮胚胎冷凍或者卵母細胞冷凍技術。外周血AMH水平的檢測不受月經周期的影響, 其數值與患者年齡密切相關, 可作為判斷卵巢儲備功能的方便指標, 在婦科良惡性腫瘤的診斷、病情監測、治療選擇、治療結果的判斷及生育力評估和生殖手段。有研究發現,AMH對上皮性卵巢癌 (ECO) 細胞也有明顯的抑制作用, 因此有望成為EOC新的輔助治療方法。此外, AMH有可能成為子宮內膜癌、宮頸癌的一種有效的靶向治療方法,但目前仍需深入的實驗及臨床研究。

7.結語

作為與生殖系統相關的激素, AMH表現出與卵巢功能的評估、輔助生育技術領域、多囊卵巢綜合征及婦科腫瘤等婦科疾病的相關性, 隨著臨床應用的增多, 其臨床價值將獲得更多的循證醫學證據, 有著廣泛的應用前景。選擇合適的AMH檢測方法, 制定相應的臨床指標, 以及AMH生物制劑的來源等問題, 亟待進一步深入研究。

參考文獻:

[1] Lie Fong S, Visser J A, Welt C K, et al.Serum anti-mullerian hormone levels in healthy females:a nomogram ranging from infancy to adulthood[J].The 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and metabolism, 2012, 97 (12) :4650-4655.

[2] Van Houten EL, Themmen AP, Visser JA.Anti-Mullerian hormone (AMH) :regulator and marker of ovarian function[J].Ann Endocrinol (Paris) , 2010, 71 (3) :191-197.

[3] Cassar S, Teede HJ, Moran LJ, et al.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and anti-Mullerian hormone:role of insulin resistance, androgens, obesity and gonadotrophins[J].Clin Endocrinol (Oxf) , 2014, 81 (6) :899-906.

[4] Knauff EA, Eijkemans MJ, Lambalk CB, et al.AntiMüllerian hormone, inhibin B, and antral follicle count in young women with ovarian failure[J].J Clin Endocrinol Metab, 2009, 94:786-792.

[5] Carrarelli P,Rocha AL,Belmonte G,et al.Increased expression of antimüllerian hormone and its receptor in endometriosis[J].Fertil Steril,2014,101:1353-1358.

[6] Nelson S M, Yates R W, Fleming R.Serum anti-Müllerian hormone and FSH:prediction of live birth and extremes of response in stimulated cycles--implications for individualization of therapy[J].Hum Reprod, 2007, 22 (9) :2414-2421.

[7] Lehmann L, Del P M, Saumet J, et al.Anti-Müllerian hormone:a reliable biomarker of oocytes quality in stimulated in vitro fertilization[J].Fertil Steril, 2012, 98 (3) :S11-S16.

中國婦產科網.jpg



街机电玩捕鱼兑话费 北京pk10彩票哪里买 新百威娱乐 u9彩票网能提现吗1万 赌龙虎稳赢法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时时彩刷返点方法 河北时时平台哪个好 二人麻将下载苹果版 北京塞车计划网全天更新 功夫线上娱乐